<th id="pllqf"></th>

    <tbody id="pllqf"></tbody>
    <dd id="pllqf"><center id="pllqf"></center></dd>
  1. <button id="pllqf"></button>
    <dd id="pllqf"><pre id="pllqf"></pre></dd>
    首頁 快訊 > 正文

    當前時訊:歌爾的果鏈代價:蘋果一則通知損失20億

    文|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趙東山


    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    編輯|李薇

    歲末年終,“果鏈”巨頭歌爾股份的日子并不好過,短短一個多月時間,歌爾股份的市值跌去超150億元。

    不久前,歌爾股份發布公告,正式修正下調了年度業績預告,由于遭境外大客戶砍單后,盈利由此前的40.61億元~47.02億元,下調為17.1億元~21.37億元,實現凈利潤預計減少23.5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降50%~60%,對2022年度經營業績產生顯著影響。

    事實上,上個月,歌爾股份就已發布公告稱收到境外某大客戶的通知,暫停生產其一款智能聲學整機產品。而公告里的“境外大客戶”指的便是蘋果公司。隨后三天,歌爾股份的股價連續大跌,市場還傳出歌爾被踢出果鏈、萬人裁員等消息。

    當時,分析師郭明錤認為,暫停生產的產品可能是Apple的AirPodsPro2,歌爾股份暫停生產較可能是因為生產問題,而非需求問題。對此,歌爾股份對外回應媒體稱,“對于客戶及相關產品,因為保密協議規定無法回應?!?/p>

    歌爾股份成立于2001年6月,由山東企業家姜濱夫婦創辦。2008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,主要從事聲光電精密零組件及精密結構件、智能整機、高端裝備的研發、制造和銷售。過去幾年,歌爾股份被人熟知的身份是蘋果產業鏈中的頭部企業,主要向蘋果供應耳機、微型揚聲器和微型麥克風等產品。

    僅在過去三年,伴隨著蘋果藍牙耳機AirPods產品的熱銷,歌爾股份股價持續上漲,漲幅逾七倍。據光大證券分析,AirPods在2020年和2021年,大約為歌爾股份帶來了206億元和244億元的營收,占歌爾股份營收總額的35.7%和31%。

    然而,在享受蘋果供應鏈帶來的高增長的同時,其代價是蘋果稍有不滿,便是一場血雨腥風。

    此前,針對網傳歌爾股份被“踢出果鏈”、面臨罰款等傳言,歌爾股份相關負責人回應稱:“踢出果鏈等傳言明顯是謠傳,公司只是應需求暫??蛻粢豢町a品,其余的項目都在正常合作?!痹诖酥?,歌爾股份發公告稱,本次業務變動預計影響2022年度營業收入不超過33億元,約占公司2021年度經審計營業收入的4.2%。

    蘋果這一大客戶對于歌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在歌爾股份2021年高達782.21億元的收入中,近五成均來自“客戶一”。2019年至2021年,歌爾股份的“客戶一”銷售收入分別為142.88億元、277.6億元和332.39億元,3年間增長1.33倍,占營收比例分別為40.65%、48.08%和42.69%。

    此次受到影響的智能聲學整機業務,是歌爾股份非常重要的業務。2021年,這塊業務營收303億元,占比39%,僅次于智能硬件業務(AR/VR、可穿戴設備等產品)。

    智能藍牙無線耳機是當下消費電子產品低迷期中,難得的還在增長的品類。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數據顯示,今年二季度,TWS耳機整體出貨量同比增長8%,其中蘋果增長率達到13%,市場占有率大幅領先其他廠商,為27.8%,高出第二名三星18.5個百分點。

    如何應對蘋果新變化帶來的挑戰,以及如何處理與蘋果之間的關系博弈,成為歌爾股份和姜濱的重要命題。

    歌爾股份發家史

    歌爾股份創始人姜濱,出生于山東威海,本科就讀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,隨后又在清華大學攻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。

    大學畢業后,姜濱進入山東濰坊無線電八廠,成為一名主攻微型麥克風的車間技術員。1990年,這家工廠倒閉了,姜濱利用在工廠學到的技術,和同事們組建了一家小型私營企業,主要生產麥克風。但由于發展理念不同,團隊最終分道揚鑣,姜濱第一次創業以失敗告終。

    2001年,姜濱再次創業,與妻子創辦了歌爾聲學(歌爾股份前身)。起初,歌爾聲學做的是駐極體電容麥克風上游配件,技術門檻相對較低。從2003年開始,藍牙耳機成為一種趨勢,姜濱帶隊研究自動化和智能化生產,并向藍牙耳機領域發起沖擊。

    2004年,姜濱率領歌爾聲學研發出第一款藍牙耳機,2006年成為中國藍牙品牌第一。姜濱一直重視技術研發投入,過去的20年從微型麥克風、微型揚聲器到聲光電精密元器件和智能硬件,姜濱在自己的領域準確把握了技術發展的風口。2008年,歌爾股份在深交所上市。

    2010年是蘋果正式進入中國市場的第二年,歌爾股份進入蘋果產業鏈,公司業績在2010年至2014年迎來高成長期。

    真正讓歌爾股份走進大眾視野,還是在2018年歌爾股份以100%的良品率拿下蘋果AirPods30%的代工份額,成為AirPods全球第二大代工廠。也是從那年之后,歌爾股份的營業收入迎來爆發式增長。2021年,歌爾股份市值曾一度接近2000億元。

    加入蘋果供應鏈的顯性價值是巨大的,除了能夠獲得大量訂單,與蘋果的合作也是實力與公信度的象征,因此更方便拓展同類型客戶。

    以屏幕面板供應商京東方為例,2020年,京東方加入果鏈,第二年該公司為iPhone供應OLED面板。財報顯示,2021年,京東方凈利潤同比增長412.86%。

    不過,就像在屏幕領域,除了京東方,蘋果還有三星等其他供應商一樣,在智能藍牙耳機設備供應鏈上,蘋果也并非只有歌爾股份一家。在歌爾股份加入蘋果供應鏈那一年,另一家果鏈巨頭立訊精密也剛剛登陸資本市場。

    立訊精密進入果鏈時間可追溯至2011年,當時立訊精密通過并購昆山聯滔電子有限公司,從MacBook的連接線首次切入蘋果產業鏈,之后拓展到智能藍牙無線耳機產品等領域。

    經過10多年的發展,截至2022年12月20日收盤,歌爾股份總市值僅有612億元,立訊精密總市值為2159億元。

    成為果鏈的代價

    “傍”上蘋果,加入果鏈的代價并不小,行業內甚至將其稱之為“伴君如伴虎”。

    此次蘋果雖然還沒有完全停止與歌爾股份的合作,但還是不禁讓外界想到了此前的果鏈企業歐菲光。

    2020年,蘋果公司剔除了國內超過34家供應商企業,精密光電薄膜元器件制造商歐菲光位列其中。被剔除蘋果供應商名單后,歐菲光2020年度業績大幅下滑,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-20.6億元,同比減少741.89%。2020年,歐菲光計提了27.7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,其中與蘋果相關業務的資產減值損失高達25.8億元,占比高達93.04%。

    眾所周知,蘋果是全世界利潤率最高的公司,將“微笑曲線”用到了極致,即在產業鏈上,蘋果將附加值更高的研發和銷售兩端控制在自己手中,將附加值低、處于中間環節的制造業環節外包給供應鏈公司。

    消費電子領域分析師胡占軍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:“蘋果在整個果鏈上地位強勢擁有強硬的議價能力,它還會對供應商采用‘賽馬機制’,即同一產品選擇多個代工廠競爭上崗,供應商在獲得巨大訂單的同時,也隨時面臨著被踢出果鏈的風險?!?/p>

    此外,蘋果的產品因為其獨一無二的格調和設計,大部分零配件跟安卓系統不通用,對供應鏈企業而言就意味著設備定制化程度非常高,而且蘋果產品基本上三五年一換代,每次換代,供應鏈的設備損失不容小覷,沉沒成本非常之高。

    對于供應鏈企業來說,從好的方面講,這樣利好供應商的壁壘;但從壞的方面講,一旦被踢出供應鏈,損失極大。

    在2020年被踢出果鏈后,歐菲光當年計提了固定資產減值損失24億元,而歷史上歐菲光年度最高的凈利潤也只有不到9個億,由此可見代工廠資本開支的強度之高。

    除了隨時面臨被拋棄的風險之外,代工其實也并不是一件利潤豐厚的差事,在蘋果不斷的政策調整和壓力之下,歌爾股份相關業務的毛利率不斷降低。

    2021年歌爾股份精密零組件、智能聲學整機、智能硬件毛利率分別為23.11%、10.33%、13.91%,在所有產品中,智能聲學整機的毛利率最低。2022年上半年,歌爾股份智能聲學整機毛利率甚至降為9.12%。

    減輕蘋果依賴癥

    不過,面對蘋果公司的強勢,歌爾股份并非毫無準備。早在2014年,歌爾股份就開始戰略轉型,多元化發展尋求第二增長曲線,其中重要的方向就是XR拓展現實。

    提起歌爾股份,除了果鏈巨頭這一身份外,還有一則讓其出圈的消息:2021年8月,張一鳴投資15億美元收購VR軟硬件制造商Pico,這是當年VR領域金額最大的收購案。而PicoCEO周宏偉此前正是歌爾股份高管,歌爾股份既是Pico的股東,也是Pico的供應商,Pico所有產品的光學和硬件都是由歌爾提供。

    此外,歌爾股份還是Meta(Facebook前身)旗下OculusQuest系列的主要代工廠之一。2020年,歌爾股份拿下MetaQuest2的獨供大單。目前,歌爾股份已是Meta和Pico等廠商VR的核心代工商,該公司占全球中高端VR頭顯80%的市場份額。

    根據財報,歌爾股份2022年前三季度智能硬件(包括虛擬現實/增強現實產品、智能可穿戴產品、智能家用電子游戲機及配件產品、智能家居產品等)營收達到435.52億元,占總營收比例達58.73%,而該業務在2021年占總營收比例為41.94%,2020年占比為30.57%。

    VR智能設備確實是當下熱門的投資市場。IDC數據顯示,2026年,全球VR/AR總投資規模有望增至747.3億美元,復合增長率將達到38.5%。其中,中國市場未來五年的復合增長率預計達到43.8%,位列全球第一。

    歌爾股份在9月28日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上表示,傳統的智能手機等消費電子硬件產品增長放緩甚至下滑,但VR等新一代的智能硬件,是消費電子行業中為數不多的增長點,公司得益于在這些新興智能硬件領域內的先發優勢和積累,實現了業績的持續成長。

    XR之外,歌爾股份也開始在資本上尋求更大的盈利可能性。10月19日,深交所通過了歌爾股份子公司歌爾微電子的創業板IPO。根據招股書,歌爾微電子擬募資31.9億元。歌爾微電子作為歌爾股份體系內唯一從事微電子相關業務的主體,是一家以MEMS器件及微系統模組研發、生產與銷售為主的半導體公司。

    除了歌爾之外,富士康、立訊精密、藍思科技等果鏈企業也開始了新的布局,他們將方向轉向新能源汽車。

    今年上半年,汽車互聯產品及精密組件為立訊精密貢獻了21.11億元,占總營收比重為2.58%;2022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,藍思科技新能源汽車業務收入10.15億元,同比增長超過八成;富士康則在10月份正式對外發布了三款全新的車型。

    大家摩拳擦掌的目的只有一個——減輕蘋果依賴癥。

    標簽:

    精彩推送

    无码专区毛片在线观看
      <th id="pllqf"></th>

      <tbody id="pllqf"></tbody>
      <dd id="pllqf"><center id="pllqf"></center></dd>
    1. <button id="pllqf"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pllqf"><pre id="pllqf"></pre></dd>